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5-07-31 11:17
前往目錄
前往清音目錄

 

008期2015年7月

從劍橋護老院虐老事件看長者院舍券

劍橋護老院虐老事件曝露出的私院質素參差及監管的問題,使不少人擔憂若政府倉促推出「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下稱:院舍券),而未經更加詳細的考慮安老政策的大方向,是否真正讓長者有選擇呢?更令人擔心的是,若政府通過現時顧問報告中建議的院舍券,並投放8億在院舍券,是否捉錯用神,把資源用在不合適的地方,變成另一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舉措呢?

與「居家安老」背道而馳的安老政策

無論是政府、業界以至服務使用者都認同「居家安老」是安老政策的大方向,讓長者能居住在熟悉的社區和獲家人的照料對長者來說是最好的,以減少過早進入院舍。業界早已確定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能有效減低長者,尤其是那些選擇與家人同住,而不願入住安老院舍的長者對住宿照顧服務的需求。但香港的現況卻是社區照顧服務名額嚴重不足,政府未能投入足夠資源達至「居家安老為本」的安老政策目標。

根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於2014年度關於輪候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普通個案)情況的數據,長者平均需要7個月輪候送飯服務;而輪候護送服務則平均需15個月;家居清潔更需要輪候21個月。即使長者能成功進入服務,家居清潔服務亦平均只能提供每月一次、每次一小時的服務;護送服務更只能平均三個月提供一次。此等輪候數字至今沒有改善,由於家居照顧服務資源極為有限,但社區需求殷切,引致長者的輪候時間長得難以令人置信。

雖然過去五年,社區照顧服務名額已由2009年的7,010個增至2014年的9,450個(增幅為35%);但不要忘記同期的社區照顧服務,輪候個案數目上升了84%,由2,330宗增至4,280宗;即是說名額的增加根本無法趕得上長者對此服務需要的增加。2014年日間護理服務和家居照顧服務,平均輪候時間分別為8.5個月及5.3個月;而部份新界地區,日間護理服務的平均輪候時間特別長,接近超過一年。

輪候期間,長者及其家人不但心急如焚,長者亦因沒有得到足夠的支援,退化速度加劇,讓原本可居家安老的長者,到成功輪候時或許已經需要輪候院舍了。實際情況可說得上是與「居家安老」政策背道而馳。

應防患於未然 給長者真正的選擇

根據政府審計處數字,在2013至14年度,政府在社區照顧服務方面的開支約為9.7億。若與政府今次提出預留8億元投放在院舍券上相比,將相等於政府一年在社區照顧服務上超過八成的開支。政府應該審慎思考,究竟這8億元應花在院舍券上,或是應投放在長期嚴重供不應求的社區照顧服務上呢?

事實上,如我們能在早期預防長者的退化,可大大減輕長者對院舍服務的需求。但因現時資源所限,普通個案不被列入「長期護理服務系統」,輕度缺損的長者(如患有輕度認知障礙症、身體有部份缺損但行動較佳的長者等),在社區內未能獲得復康和護理的長期支援,以致延誤支援的最佳時機。

如果政府能將投入於院舍券的8億元用以檢討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協助社區的體弱長者居家安老,考慮如何為他們提供更完善、更整合、更豐富的社區照顧服務、為護老者提供更完備的支援甚至津助、優化現時「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等,這才是給長者真正的選擇。而最核心的大前題是政府應在安老服務,尤其在長期護理服務上有更清晰、適切及長遠的規劃,包括檢討現時「改善買位」制度、改善公私營院舍服務人手及空間比例、改善現時對私院的監管制度、設立有效的個案管理機制及配套,以及認真檢討以綜援金支付私院院費的情況等,方能令長者得到妥善的晚年照顧。

延伸閱讀: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學系:
「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可行性研究立法會CB(2)820/14-15(01)號文件
http://www.legco.gov.hk/yr14-15/chinese/panels/ws/papers/ws20150209cb2-820-1-c.pdf

家居照顧員到家中幫長者做運動
家居照顧員到家中幫長者做運動

家居照顧員協助長者清潔家居
家居照顧員協助長者清潔家居

家居照顧員也會帶長者覆診
家居照顧員也會帶長者覆診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