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5-10-13 18:53
前往目錄
前往清音目錄

 

009期2015年9月

傘後‧一年‧又如何?

雨傘運動已發生一週年,有些人認為雖然79 日的佔領行動,並沒有帶來任何政制上的改變,卻改變了人心。一些積極參與雨傘運動抗爭的「村民」,包括來自社福/ 教育界的,其中不少均是以個人身份參與的。有人說曾經在抗爭最前線的社工在整件事的角色好像隱形了,實情是如何? 這些曾參與運動的社工/ 老師在雨傘運動過後的一年間,有甚麼反思和行動? 這次,我們訪問了數位有社福/ 教育界背景而又積極參與雨傘運動的人士,講述他們這一年的反思,以及他們如何將這些反思帶到其專業。

    問題
  1. 雨傘運動有沒有影響你對社工/ 教育工作者角色的反思,或者影響你這一年來的工作方向? 如有,是甚麼? 這些具體的工作是甚麼?
  2. 如果只能用兩、三句話來形容你對雨傘運動一週年的感受,哪是甚麼?
陳順意女士
社工復興運動成員、反「院舍券」社工陣線召集人、去年畢業的新晉長者服務社工
  1. 有。有些人認為社工「得把口」,雨傘運動教懂我不但要發聲,而且還要有行動。我覺得社工可以像以前帶領社區發展,從改變制度、政策著手,而不是單單做個案和輔導。一年來,我積極地參與反「長者院舍券」1 的倡導工作,利用年假和工餘時間參加社聯關於長者政策的會議,到諮詢會、立法會表達對「長者院舍券」的看法,並在自己的面書上不斷地提甚麼是「長者院舍券」,平日亦會與同事談天,讓他們更了解政策對長者帶來的影響,希望能影響政策,防患於未然。
  2. 社會分裂,公民社會也有分化,分成左膠、本土、勇武派,但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要忘記手法不同,但目標一致,就是追求真正的民主普選。


張超雄議員
立法會議員(新界東)、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1. 有。雨傘後發生了許多秋後算帳的事,政府打壓和對立的氣氛愈來愈嚴峻, 此時, 香港更需要自救。我個人會從正面角度來處理社會困難,例如我這一年特別集中精力爭取特殊教育,並會撰寫《全面支援特殊教育需要學生》政策建議書;而面對私營老人院舍的監管問題,我們亦組織民間巡察隊,集合義工的力量以不同形式探訪私營老人院監察院舍,在我們可以自救的範圍盡量發揮力量。
  2. 雨傘是香港人的驕傲,面對強權不屈,陰霾雖然愈來愈濃厚,未來的路好艱辛,但我們要堅持自主、自救的工作。


一群幼兒教育工作者
  1. 沒有。不過會對當權和抗爭雙方的底牌與底線有更清晰認知,亦對傳統「示人以弱」抗爭模式有深切體會和反省,重新思索真正有力、有意義的表達方式和渠道。服務對象各有不同政見,工作中政治話題多說無益之餘亦有違專業。
  2. 抗爭者以失敗為榮圍爐取暖永續社運,當權者以檢控為樂政治打壓更形猖獗。


邵家臻先生
香港浸會大學社工系講師
  1. 有。雨傘運動讓我思考了很多關於甚麼叫中立,因為中立最後是讓聲音沒有平台讓人聽到、對服務對象公民身份的選擇、抗命亦應有抗命的倫理、在運動中走在尖頭上的青年人是否需要我們這樣的青年工作者。經歷了運動,我覺得學習才剛開始,我們需要論述、空間、論壇來討論問題,所以在這一年裡,我們也透過網上刊物「社福街」建立論述。另外,我們也與備受忽略的弱勢社群,如無家者、拾荒者、聾友、少數族裔、性工作者談普選並了解他們的看法,希望能在社區深耕民主。
  2. 於個人而言,經驗荒謬,所以深刻成長;拒絕荒謬,所以堅強。於運動而言,感悟絕望,所以深刻;反抗絕望,所以偉大。

李偉頌先生
兒童及家庭工作者、社工
  1. 有。社工在運動中被指「大愛」、「左膠」、「包容」,使部分社工不敢輕易表達自己的看法,但想深一層,社工價值本來便是用愛來推行工作,我們不應更有承擔「大愛」的專業勇氣嗎? 有些社工對於是否以專業身份參與民主運動顯得左右失據,但作為社工其實並不需要割裂我們的專業身份,最重要是考量如何盡用專業自由,而不先設自我審察。如以此為目標,社工大可開個活動編號,游說家長,帶同兒童到前線觀察,就如平常的關社工作,相信以社工的專業判斷,自會知道何時和活動參加者共同進退。
  2. 暑假期間, 中心一個小孩問道:「為什麼還在辦公室門外貼著『我要真普選』?」想著回答之際,另一個小孩即搶白:􀂠「都未有!」對!普選未有,但人心已有了!

全民覺醒的開始

正如不少的受訪者指出,雨傘運動是一個「全民覺醒」的運動,讓許多原本對政治漠不關心的人,也因着運動開始關心政治和思考甚麼是「真普選」。由於政治民生互為表裡,社工和教育界人士對於自己的專業身份和角色在此事上亦有許多探討和反思,並透過行動繼續深耕民主、爭取公義。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