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6-03-22 12:53
前往目錄
前往清音目錄

 

012期2016年3月

《子女法律程序(父母責任)條例草案》

就新條例草案的關注,幾位代表不同身份的受訪者講述條例生效之後對他們有甚麼影響。

受訪者 就建議的條例,你會有什麼擔憂? 你需要什麼支援?
賜仔(20歲)
父母於賜仔5歲時辦理離婚手續,母親為賜仔的監護人,二人現時同住
賜仔認為新法例通過後,最大的擔憂是預計「雙方同意」的條款會為離婚夫婦帶來更多衝突,並對子女帶來更大傷害。由於賜仔父母當年是因衝突而離婚,離婚後過著互不相干的生活,因此如果當年父母離婚需根據新法例的規定,一些「重大決定」都需要父母雙方明確表明同意,他相信反而會限制了他們兩母子的生活。賜仔認為新法例原意是良好的,但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大前提是父母雙方都認同甚至願意承擔照顧子女的責任,甚至是願意繼續作溝通,但賜仔的個人經歷及就他觀察所得,似乎事實未如理想,反而會為父母雙方帶來壓力。 假設我回到5歲那年⋯⋯我希望可以盡量不牽涉在父母離婚的漩渦之中,更不希望把事件弄上法庭,若要我就「誰來照顧我」作出抉擇,因為這是兩邊不是人的選擇題,更會把責任推在子女身上,故不希望作抉擇。但我同意需要有專責的社工或專業人士為離婚夫婦提供強制性的輔導服務,讓雙方在冷靜及理智的情況下為離婚後的生活作計劃。
雯(22歲)
離婚
育有一子一女
條例原則上是好的,但在執行時有很大漏洞,例如雙方決定了的事,沒有人24小時監察有沒有做到,對方可以講大話,或者連同家人幫他一起講大話。如果一方很懂得玩這個遊戲,則條例對弱勢的另一方可能帶來持續的傷害。而在小朋友角度都未必是好事,因為如果協調時出現紛爭,受害的都是小朋友。 需要有監察制度,監察雙方協調好的事是否有執行,以及如何保障處於弱勢的一方。
森小姐(40歲)
離婚三次
育有四子女
因關係決裂才會離婚,要再與關係決裂的人共同商討子女的事,除會感到尷尬外,事實上也未必容易取得共識。但條例有個好處,是能迫使不負責的另一半承擔其責任,例如經濟責任。 需要一個可靠的中間人去協調雙方交流子女的事,以及支援自己在當中的情緒。
張先生(38歲)
離婚
只有兒女探視權
沒有,因過去前妻及兒女常常不接聽他的電話,常常擔心前妻照顧不好,但他難以與前妻協調處理子女的事務,所以希望條例可讓他承擔父親的責任。 期望有方法或制度使他能履行父親的責任
家庭主婦(35歲)
離婚多年
育有一女兒
其實所擔憂的是這條例的法律約束性,是刑事?是民事?如沒有約束力,一定是" 嘥氣”。另外,離得婚,根本不想再揾對方傾計商討任何事。還有很多難以表達的感受,例如明知對方有第三者,背叛自己,很難再相信對方,同時,子女也未必樣樣事情想對方知。 其實,沒有特別需要支援,如果和平分手,就一定可以繼續傾,傾不到的,如果有第三者作中間人也只幫到少少,情感支援也只是一段時間,長遠也得靠自己。
綜合家庭服務中心
梁姑娘(前線社工)
導致夫婦離婚的原因很多,但雙方「夾唔到」可能是大部份離婚夫婦共有的問題,而雙方的爭拗常會延續至離婚後的子女管教與照顧事宜。隨著近年法庭增加發出共同管養令,社工擔心在沒有相應配套下離異父母的紛爭可能會更多,最終只會使子女成為「夾心人」,社工的協調角色更困難。因現時綜合家庭服務中心以分區提供服務,當離異父母各自帶著期望和需要尋找服務自己的社工時,社工在個案介入中難以履行中立的角色,尤其涉及其他福利及資源安排時( 如:房屋),情況更複雜。加上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需處理的個案數量及種類繁多,而協調衝突的父母需深入跟進和專門介入及掌握全面的法律程序和知識,實難兼顧。 強調「父母責任」及「子女最佳利益」兩大原則,本意良好,理應支持。然而無論立法意願有多麼良好,若無專門的服務和相應的配套,如離婚夫婦必須強制參加共同父母責任的課程或工作坊,或接受調解或輔導服務等,則會出現反效果。因此政府在此事上實在責無旁貸,必須作出整體資源調撥與規劃,而非只依賴業界自行籌措資源推出服務。

總括而言,條例的出發點是好的,但在沒有相應的配套措施下,如遇有不合作的離婚夫婦,可能令實行變得舉步為艱。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