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6-06-10 10:41
前往目錄

 

013期2016年5月

年輕人的個人希望及社會希望

香港年輕導演創作的電影《十年》在短短數月裡引起巨大迴響,突破了一個又一個的不可能 — 反應出乎意料地熱烈、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逾50 個團體於港九新界同步同日放映、觸碰了極敏感的政治話題⋯⋯。然而,《十年》是讓人感到無望無力,看到灰暗;還是激勵人為未來而奮鬥,尋找希望呢???

對年輕一代來說,香港究竟是希望匱乏的地方,還是一個希望處處,能實現夢想的家呢?

年輕人的個人「希望」

「希望」可源於人內在的信仰、信念和價值取向,即使看不清未來,仍相信「希望總在轉角處」,總能改變。而從心理學來說,「希望」可理解為人的心理狀態和推動力,不單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樂觀,還能為自己訂下明確的目標,尋找到動力、方法及資源去實踐目標,建立那份「希望感」。(註1)

對青少年來說,他們正經歷著建立自我的成長階段,對父母所承傳的或社會所吹捧的信念和價值取向開始感到懷疑、迷惘,甚或作出挑戰,這是成長必經的階段。他們需要空間和機會去探索自己,發掘自己內在美麗的質素、獨特性和潛能,繼而漸漸認識、喜歡和塑造自己。在這成長路上,「希望」就好像生命的原材料,年輕人能為自己而不為滿足他人去追尋目標和夢想,在成功中肯定自己的堅毅和能力,體現夢想成真的喜悅;在失敗中欣賞自己的付出和反思,掌握解決問題的方法,不斷累積經驗、提升動力和學習方法,尋找可以模仿的對象,與志同道合的人連繫起來,彼此支持,便能漸漸對未來抱持盼望。

因此,人生不應是一場叫人身心疲累的比賽,孩子的價值亦不應在乎他跑得有多早、有多快,身旁不應盡是競爭對手,追求的更不只是成績和獎牌。「希望的人生」應是一個旅程,是可以享受和遊歷的過程,能結伴同行,毋須比較,因大家各有自己的目的地!

社會的「希望」

我們不難理解年輕人的個人希望是與他們的朋輩、家庭和學校等息息相關,但社會宏觀的影響亦不容忽略,在過度著重經濟效益及發展下,社會能有平衡的發展及關注嗎?年輕人能得到多元的機會和資源嗎?社會環境及政治等因素又怎樣影響他們的希望感呢?

The GlobeScan Foundation2014曾研究十二個國家的希望指數,所關注的包括:1.市民感到在經濟、民生、個人自由及社會凝聚上,未來會比現在更理想嗎? 2.相信社會是朝着市民所想的方向發展,而下一代的生活質素會較現在更美好嗎? 3.相信人是可以克服經濟、社會及環境的挑戰嗎?(註2) 此外,Snyder(2000)亦提及「高希望的政府」,指市民的聲音、意見或行動能影響政府的政策,有改變的可能性。社會能讓人作出貢獻及實現自我,市民能擁有正面的集體回憶和經驗,以身為當地的市民而感自豪⋯⋯(註3)我們的年輕人會為香港社會的希望打個甚麼的分數呢?

未來將是由年輕一代打造的,他們還有很多的「十年」,社會需要重視他們的聲音及作正面的肯定,讓他們關心香港這個家,願意一起為未來締造希望!

電影《十年》最後一幕出現了「為時未晚」, 只有抱著那份仍可改變的勇氣和堅持,「希望便在轉角出現」!


註(1):Snyder’s hope theory and Seligman’s theory on positive psychology
註(2):The Hope Index : A Survey of Citizen Views on the State of Our World, The Globescan Foundation, September 2014
註(3):Snyder C. R. (2000), Handbook of Hope: Theory, Measures and Applications, Academic Press

 

本頁完